小孩儿两手一伸,变成两只血淋淋的虎爪,一把就抓住砍来的宝刀,血爪一挥,张圆圆忙撒手向后一跃,但胸前衣衫仍是被割开三个口子。

“人家可怜,身子困在缸里几十年,我舍得拿她去换钱么?”玉小鱼懒懒地从地上划拉起一些枯树枝,堆到一起,又从剑篓中拔出一把剑,在上面一划,立时燃起一个火堆。

“我有个爷爷是酒仙,他教我能从酒味中闻出这酒都是用啥做的。”

“唉……这孩子也被老虎吃掉了,只是他的魂魄很强,占了老虎的身,成了伥鬼……”

“太累。”

“好的!我记住了!”轱辘一阵声响,两个酒坛从漆黑的夜影中滚了回来。

玉小鱼在一旁叹口气说道。

“你这蠢货?咱们来时又不是没从这走,连个猛兽都没见着,你信他们鬼话?分明是附近黑店派来吓人宰客的!”

“是啊~怎么?要封山?”玉小鱼把剑插回剑鞘,扔进剑篓。在怀里掏出个红葫芦,咕嘟嘟喝了一通,扔给了张圆圆。

林中忽然响起男童的呜呜哭声,声音越来越近,黑暗中慢慢现出了一个人影。

玉小鱼从剑篓中拿出刚才变了色彩的长把短剑,递给小孩儿,说道:“刚见这把广阙剑与你有了感应,试下。”玉小鱼手一扬,眉头皱了下,盯向张圆圆背后,弄得胖姑娘一个紧张,回头去看。

“你这蠢货?咱们来时又不是没从这走,连个猛兽都没见着,你信他们鬼话?分明是附近黑店派来吓人宰客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