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猎罪神探 > 第二九七章 抉择(为小螃蟹加更)

 那一夜我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上的出租车,然后怎么来的宿舍楼下,只知道自己喝得醉醺醺,东倒西歪,撞在了楼梯口的信封桌上。

一大堆信笺被我撞翻,除了一些明信片外,许多都是表白情书。

我心里更难过了。

宿管阿姨听到动静往外一看,气的双手叉腰:“哪个小混蛋喝成这样还敢回宿舍?看我不报告校领导,扣光你学分。”

我扬起脸看向宿管阿姨。

阿姨愣了愣:“丁、丁隐小同学,你这是……”

“你不是提前毕业了吗?哦,我明白了,一定是庆祝的时候被同学灌酒了吧?”

“他们怎么没把你送回来,出问题怎么办,听阿姨的下次少喝点。”

宿管阿姨过来扶我,我躲开了,蹲在地上捡那些信封,阿姨叫我别管了,她一会收拾。

她这么说,我就真没管了,跌跌撞撞得往楼上冲,身后传来宿管阿姨的小声嘀咕,我也没听清。

我一路扶着楼梯,又扶着走廊的栏杆,结果不知道怎么的,愣是没找到宿舍,还被放在外面的一个垃圾桶绊倒了。

我一屁股坐在地上,捂着头又哭又笑:“我家呢,我家在哪儿,我找不见了。”

很多人被闹得出来看我的笑话,其中有同班同学认出了我:“咦,那不是丁隐吗?老钟,老钟别打游戏了,丁隐喝醉了找不到宿舍。”

没一会钟子柒跑了出来,头上还戴着耳机,急慌慌得过来拉我:“哎呦我的小祖宗你这是上哪儿潇洒去了,喝成这样。”

钟子柒半拉半抱得将我带回宿舍,我一个劲儿得喊难受。钟子柒叫另外一个舍友给我倒了杯水,我摇摇头,说不喝。

“你难受你不喝,饺子呢?你跟她吵架了?怎么喝这么多。”钟子柒让我喝点热水舒服一下。

我还是说难受。

钟子柒问我哪儿难受,他去给我买点药。

我仰起头看着他,指着心口道:“这里,这里疼,好疼。”

钟子柒愣了愣,然后道:“你是不是、又见她了。”

明明没有将她的名字说出口,可我的心就好像是被凌迟了一般,一刀一刀得割着,疼得我快要无法呼吸。

“小隐子,听哥一句劝!你俩不是一路人,长痛不如短痛,再为她疼最后一次,就把她忘了吧。”

我看着钟子柒,他脸上带着前所未有的认真。

我痛苦得揪着心口告诉他:“可我忘不掉,我真的忘不掉。”

“没有试过,你怎么知道忘不掉?你必须忘了她,她就是一阵风,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,这样的人怎么能给你带来幸福。你需要的是空气,是一直在你身边陪伴,不会无故消失的人。”

“都怪我,我没事带你去什么听雪酒吧,真是的,那地方就是闹着玩的,你不是聪明吗?你不是天才吗?你怎么就过不了这一关呢。”

钟子柒在我耳边闹哄哄得说着,我心口疼得一抽一抽的,痛苦向四肢百骸蔓延,就好像全身都被撕裂了一般。

我不知道他在我跟前说了多久,只知道后来他说累了,我还一副死人的模样。钟子柒将我推上床,盖上被子,让我一个人想想吧!

头疼得厉害,过了许久,终于缓缓睡着。

等第二天醒来,响起噼里啪啦的敲门声,饺子在外面不停得喊我的名字。

钟子柒开了门以后叫她小声点:“小隐子昨夜回来得晚,还在睡呢。”

“我当然知道他回来晚了,现在整栋宿舍楼都知道他的笑话,半夜在走廊撒酒疯!还有人问我是不是甩了丁隐,搞得丁隐精神失常了。”

饺子叽叽喳喳得说着,很是气愤。

我昏昏沉沉得下床,让她不要吵了,影响别人休息。

看到我的第一眼,饺子就捏住了鼻子:“呼,好臭,你怎么跟从臭水沟里捞出来的一样。”

我没回话,饺子的语气变软了许多,问我昨天为什么一直不接电话?

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按了一下又甩了甩,开不了机,是没电了。

饺子看我的样子有些担心,问我是不是有心事,是不是碰上什么情况,所以不开心。

眼前猛地闪过白月光悲伤的面孔,我心头又开始疼了,我不知道怎么回答饺子的问题,只说让她给我点时间,我想好好静一下。

“静什么呀,我们还要去特案组报道呢。丁隐你到底怎么了,有事你就说。总是闷在心里,我不知道怎么哄你,这样真的很累。”

我恳切得看向饺子,告诉她:“我真的很难受,不要说了好不好?”

饺子何其聪明,她的眼眶一下就红了,问道:“你是不是还忘不了她?”

“我到底哪里不如她,丁隐,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我……”

也许换了平时,我能忍受饺子的小脾气,也知道是自己让她失望了,可现在的我实在太乱太疼了,我听不下去,也没有任何力气去想别的。

我直接冲出了宿舍,想找一个没人的地方,彻底得安静一下。

脑子里,白月光悲伤的脸与饺子受伤的面孔交替出现,让我知道自己一下子伤害了两个女人。

我拼命得往前跑,想将所有痛苦都甩在身后,可那些血淋淋的痛,纯粹的泪无时无刻得提醒着我的懦弱。

终于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,我蜷缩在里面,捂着耳朵什么都不想听,什么都不想想。

那是学校早就废弃的废品屋。

在那里我不知道待了多久,滴水未进的我,最终撑不下的时候,才走了出来。

望着天上那轮皎洁的明月,我郑重得说了句:再见,再也不见!

也许白月光的每个字才是事实,也许她没有骗我,我们的相遇是命运的安排,只是情深缘浅,缘分终究不够。

也许宋阳在我心里实在太重要太重要了……

我记得起每一个与他相处的细节,父母惨死的现场,那个法医为了逼我讲话,注射了冰冷的液体刺入我的身体。

不够,还要再加!

危机关头,是宋阳赶到,从那名老法医手中救下了我。

他的出现就好像一束光,将我从濒临崩塌的黑暗中拉了出来。

他教我本事,给我吃穿,送我入静川大学念书。

太多太多事情了,在我心里,宋阳早就成了我另一位父亲。哪怕是我心爱的女人亲口告诉我那一段骇人听闻的历史,我依然选择无条件相信师父!

可我也清楚,这个决定的后果。

我彻彻底底失去了她。

我,再也没有白月光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