镇南王府的人麻利的把府里鲜艳的装饰换下来,叶瑾也赶忙穿上素净的衣服。目前还不知道到底是谁过世了,她和楚辞还要进宫去看一看。不过是皇后过世的几率大一些。

丧钟敲了二十七声,只有三个人过世的时候,能够敲二十七下钟声。

那就是皇上,太后和皇后。现如今皇上和太后身子康健,若是突然过世也不合常理。只有皇后娘娘一个人,身染重病。但是前些日子好像身体好了些,又怎么会突然过世呢?

叶瑾和楚辞来不及多想,换好素净的衣服,急匆匆的就往皇宫里走。马车上叶瑾看到许多的诰命夫人和皇室宗亲也往皇宫里走。

看来他们对此事也知之甚。

马车的刚到宫门口,就有早已经等会儿好的太监领他们进去。

叶瑾特意观察了,太监们领他们去的是皇后的寝宫。看来真是皇后出了事儿,前些日子皇后明明好的很。身体状况有了那个太医的调养也好了不少。

恐怕皇后真正的死因还有待商榷,叶瑾和楚辞对视一眼。决定还是要往太监口中套话。

楚辞一只手牵着叶瑾,一边打量着周围。装作不在意的问道。

“不知皇上和太后娘娘此时在哪里?”

领路的太监说道:“回世子爷的话,皇后娘娘突发疾病过世,皇上此时正悲痛着。太后娘娘在寝宫里,皇上则是守在皇后娘娘的寝宫。”

太后没来?!为什么?是为了是为了避开什么吗?皇后突然过世,叶瑾不相信是突发疾病,明明前些日子还好的很。太监也说,皇上此刻在皇后娘娘的寝宫。

也就是说皇上肯定也怀疑皇后的死因,所以一直留在寝宫里查着。还是说皇上悲痛万分,想要多陪陪皇后?

叶瑾不知道,楚辞也不知道。谁也不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。

周围的人都步履匆匆,皇后过世是大孝。太监把他们送到皇后寝宫,就急急忙忙走了。不止那个太监,宫里的人这几日都很忙。尤其是舒妃,忙的脚不沾地。

当今皇上宠爱皇后娘娘,知道皇后肯定更喜欢待在自己寝宫里。所以特地把灵堂放置在寝宫。前来祭拜的人一定要去皇后的寝宫里祭拜。

皇后对叶瑾一直很不错,叶瑾看着寝宫里皇后的牌位。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抓出凶手,于是跟楚辞合计了一下。想要去见一见皇后的尸首。

要见皇后的尸首,一定要去见过皇上。没有皇上的允许,谁敢领叶瑾去。

“臣妇见过皇上。”

皇上抬头上下打量两眼叶瑾。随意的点点头说道。

“朕记得你,楚辞那小子的妻子。皇后过世前也很喜欢。你来找朕有什么事情吗?”

叶瑾突然跪在皇上面前说道。

“臣妇自小没有母亲,皇后娘娘与臣妇的生母有闺阁中的情分。受过世的母亲所托,所以一直很照顾臣妇。对臣妇来说,皇后娘娘就跟臣妇的母亲是一样的。所以臣妇想再见皇后娘娘的一面,请皇上恩准。”

皇上定定的看着叶瑾的眼睛,仿佛在思考她这句话的真实性。

半晌之后,皇上叹了一口气说道。

“罢了,皇后喜欢你。朕便让你再见她一面。”

叶瑾得了皇上的应允,非常开心。眼里不自觉露出笑意。

皇上清清楚楚的看见了,待叶瑾跟着太监走后。皇上想着:这京城里总算是有一个,是真心想让皇后好的人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叶瑾跟着太监来到皇后的尸体旁,把叶瑾领到后太监就退出去了。屋子里只剩下叶瑾一个人。

叶瑾深吸了一口气,轻轻的撩开了蒙在皇后尸体上的摆布。

皇后清丽苍白的面容就这样直直的撞在了叶瑾的眼中。嘴唇透露着一丝无力的苍白,叶瑾就这样看着不自觉的流出了眼泪。

明明前几日还好好的,这才几日,怎么就。夜景没有浪费时间,检查起皇后身上的东西。功夫不负有心人。

终于,叶瑾在皇后的左手第二个指甲缝里发现了一点黑色的粉末。

叶瑾拿起白色的帕子,轻轻的沾取了一些。打算回府让人检查一下,这到底是什么?

临走的时候,叶瑾又看了一皇后的尸体。

娘娘,我不相信你是病死的,你是我母亲的闺中密友。与我而言像母亲一样,所以我绝对不允许你不明不白的死去。如果真的让我猜中了,我一定会让杀你的人血债血偿。

打开门,楚辞早已等候在那儿。叶瑾和楚辞对视一眼。

拿到了?

嗯。叶瑾轻微的点了点头。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两人去祭拜了皇后,又在灵堂上跪了许久。来的人去了一波又一波。叶瑾也依旧在那儿跪着。帕子已经交给楚辞去验了,接下来的事情,就是等大夫查完了。

舒妃听闻叶瑾在那儿跪了一个上午,心里着急得很。这孩子,怎么这么拧。这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。除非找人去劝了一波又一波,叶瑾也没有立刻。

他们都不理解,皇后对她来说就像母亲一样。可能是因为初次见面时皇后说:我是你母亲的闺中密友。也可能是因为皇后给叶瑾的感觉,太像一个母亲对孩子的感觉了。

关爱,体贴,甚至会因为某些事情着急。会因为那些人欺负了她,而惩治那些人。甚至不管是谁的人,只要让叶瑾受了委屈,皇后都会找回场子。

叶瑾其实是没有见过她的母亲的,所以她格外的渴望亲情。皇后给了她这样的亲情,对叶瑾而言,她就是母亲的另一种化身。

因为母亲自小离你而去,所以母亲派了许多人在你身边。皇后是我的闺中密友,你可以信任她。甚至可以把她当做我。这是叶瑾听到的,也是叶瑾想要让自己听到的。

从小到大,很多人都对叶瑾很好。祖母也好,父亲也好,甚至哥哥也好。他们对叶瑾都很好。可那不是母爱,可是在皇后这里,叶瑾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了母爱。

她可能本质是缺爱的孩子吧。